回到主页

直播行业招聘同比增134.5%,新业态新模式成为就业“蓄水池”

2020年国内就业市场正在发生鲜明的结构性变化。教育部统计,2020年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类的岗位总数猛增,比2019年增加了129917个。

来自第三方机构的报告也显示,今年1月1日到6月15日,直播行业的招聘需求比去年同比上涨大约134.5%。

过去十几年,PC电商时代、移动互联网图文时代推动了就业结构的变化,让依赖于线上的职业群体不断扩大。

如今,网络直播与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融合,则驱动就业结构和就业形式发生新一波迁移,成为吸纳一二三产业新增就业、灵活就业、辅助就业的巨大蓄水池。

7月16日晚,姗姗来迟的央视3.15晚会曝光了诸多“黑心企业”伤害消费者权益的无良行为,却罕见花了1分多钟鼓励直播带货。

“顺应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的趋势,直播带货激活消费潜力,创造更多消费体验。”3.15晚会主持人评论道。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3.15晚会肯定而不是否定直播带货的背景之一是,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十三部门近期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指出要“支持网络直播等多样化自主就业。

 

毫无疑问,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的就业压力比往年都要严峻,但并不是没有解决办法。

 

7月16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表示,上半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员564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62.7%。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7%,比5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就业形势稳中向好。

 

究其原因,疫情以来网络直播等新业态在推动企业复工复产和行业复苏,以及员工灵活就业等方面发挥了很重要的“蓄水池”作用。

 

包括快手、淘宝直播在内的直播电商头部平台,均推出了“快复工”等政策,帮助商家、个体迅速恢复业务并获取收入。

 

淘宝天猫巨大的体系自不必说。仅快手披露的数据就显示,过去一年有超过2500万人在快手获得收入,其中有很大比例是网络直播。

直播催生的新就业

如果说失业率像经济新陈代谢浪潮中的洪峰,那新业态、新职业就是一个个崭新且不断扩容的蓄水池。

 

2019年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显示,国内二、三产业单位从业人员3.8亿左右,还有3亿多就业人员,一部分是个体经营户从业人员,一部分是农村的就业人员。

 

过去十年,中国在就业方面出现的一个大变化是,制造业就业人员在减少,第三产业吸纳越来越多就业。其中,个体经营户从业人员中,位居前三位的行业是:批发和零售业6443.2万人,占43.2%;住宿和餐饮业2235.3万人,占15.0%。

 

持续大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再加上娱乐,恰恰是受影响最大的几个行业,这些行业的消费压力、就业压力,又会进一步传导到上游的制造企业。

 

直播成为特殊情况下“非接触式商业”的典型载体,一家家4S店入驻快手等平台,通过直播连接起用户;一个个线下门店,也打通了线上线下,直播+到店获取更多客源,甚至直接销售;产品滞销的乡村农户,通过直播把特产也农产品卖到城市,增加了收入;无数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借助短视频+直播,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

据快手披露的数据,截止今年2月份,他们帮助了50万线下商家恢复生意,到今天这个数据无疑会更大,且背后拉动的是数以百万计的就业。

 

与制造业、线下服务业不同,直播电商这种新业态在前台是1-2个主播推介产品,带货能力强的主播如辛巴、薇娅每场可以销售几个亿,甚至十几亿,小主播们每天也能销售几百上千。

 

但事实上,这绝非几个人达成的业绩。薇娅一个人在前台,后台是质检团队、供应链选品团队、客服团队500多人。辛巴就更夸张,他的团队有2000多人,很多人所从事的岗位可能你听都没听过。

 

行业人士表示,一场再普通不过的直播带货,至少是由3-4人在现场配合完成的,一个主播负责展示商品、沟通互动;一个负责现场库存统计;一个负责客服,确保每个订单体验;还有一位要负责发货。

 

很多做服装直播电商的团队,每场销售动辄几百、几千甚至几万件产品,选品、发货都需要多人支持。从主播到MCN机构,从直播基地到产业带,从工厂到快递,无数就业正在围绕直播电商这一新生态展开。

 

移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高速路收费员、地铁售票员很多常态化的岗位越来越少了,但基于直播新业态新模式的岗位在不断扩张和增加。

 

7月6日,人社部联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正式发布了包含互联网营销师等在内的9个新职业信息,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还增设了“直播销售员”的工种。

 

直播电商兴起,以及带来的商业机会和就业机会,正在让三四线城市人群第一次拥抱“创新创业”。

 

全国妇联在各地的“妇女微家”把对女性群体的帮助落地到了基层社区,重要的载体就是直播,各地成千上万“妇女微家”通过培训带动越来越多女性实现了直播带货再就业。

 

来自快手的数据显示,涉及短视频创作、直播教学、电商技巧的作品日均播放超过1亿,累计有几百万人学习了这些“新职教”课程,进而拥抱这种新业态,其中男女比例在6:4。

 

当下,短视频+直播平台不仅在重构信息分发和获取方式,也在重构用户与商家的连接方式,乃至重构就业结构。在大的疫情背景下,利用好网络直播这种新业态新模式,是经济发展和缓解就业的大势所趋。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淘宝直播头部化生态,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直播平台信奉和执行的是普惠价值观,给更多普通人、普通商家机会,对于容纳和实现更多就业意义重大。

直播催生的新业态

信息技术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革新了人们的信息获取方式、娱乐方式和消费方式之后,正在从两个方向更深入改变社会。

 

一是产业互联网,信息技术让各行各业走向智能化、数字化。遭遇巨大挑战的传统制造业和商业形态,通过与直播等新业态结合,将有机会提高运转效率和商业效率,而不至于持续衰败。

 

传统行业的数字化升级,尤其是与短视频、直播的深入融合,将会为所有行业注入新的生命力,从而不断扩大组织和就业规模。

 

典型的如格力电器,这家技术和产品一流的企业,在渠道上和库存上经历着新的挑战,董明珠则在加速用直播等线上方式重构这家公司的销售系统和用户连接方式,使之更加数字化和智能化。其在快手的一场直播销售额超过3亿,而这背后则是这家公司销售模式和系统的很多变化。

网络直播从PC时代进入到移动直播时代,正在走出娱乐属性,与各行各业紧密结合,不仅有趣,而且有用,成为传统企业拥抱数字经济的入口。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新希望创始人刘永好、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等等一系列企业家带头直播带货,不是因为缺这些销售额,而是要用自己的行动推动企业拥抱新业态和数字化。

这也是十三部门发文鼓励利用好新业态激活消费市场的应有之义,激活消费、企业不断成长、经济不断发展,才是解决就业问题的终极手段。

不可否认,直播行业仍然存在很多问题,数据问题、直播风格、主播素质良莠不齐,但这仍然无法掩盖它巨大的正面价值,不仅是就业蓄水池,也将推动各行业面向未来的数字化转型。

信息技术和移动互联网正在改变深入带来变化的第二个方向是面向普通人的赋能。进入视频时代和数字经济时代后这尤为明显。

短视频和直播让更多普通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摆脱组织,凭借自己的才华和技艺拥有粉丝、获取收入,让个体哪怕是三四线城市的个体都有机会被看到,并改变自己的命运。

自从社交媒体兴起后,微博、微信、快手等平台让商业与个体的连接更精准,对个体实现了前所未有的赋能,这也是灵活就业的基础。

不难想象,未来会有更多自由职业者、更多灵活就业人员,借助短视频、直播的力量与社会保持连接和互动,拥有自己的收入和事业,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意外带来的价值,更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转载自:中国日报新闻网,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