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一伙人智慧 | 为什么说徐峥是一个散发着演员光芒的商人

· 企业建站

智慧的增长,不如习性的改变

连续数日,不仅是电影《我不是神药》好评如潮,就连担任监制和主演的徐峥,也一下子跃升为“中年流量”,一夜“爆红”。

“山争大哥”也是引爆微博热搜,这几年徐峥不断在解锁新身份,今天跟着我们一起关注徐峥,或者我们不只看到演员或者导演徐峥,监制徐峥,还有荧幕外的商人徐峥。

从话剧演员,走向电视剧和电影演员、导演、监制,徐峥体验了各种角色,而且目前看来,他绝对是一个演技派选手。从做演员到导演,从都市、科幻、到生活题材,徐峥尝试着各种影片类型。

  • 话剧《我不是股票》,徐峥获得了第十届白玉兰戏剧奖最佳男主角。

  • 《春光灿烂猪八戒》中,他是狡黠好色又憨态可掬的猪八戒。

  • 《李卫当官》中,他是混混出生的清官李卫。

  • 《疯狂的石头》中,他是对工人阶级赶尽杀绝、心狠手辣的地产商。

  • 《人在囧途》中,他是对底层生活不无鄙夷,认为火车站像“动物园”的动漫公司老板。

  • 《泰囧》中,他是和竞争对手打得头破血流、一纸合同价值数亿的公司合伙人。

  • 《无人区》中,他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动动嘴皮子就能名利双收的律师。

  • 《催眠大师》中,他是洞穿人心、驱除心魔的心理医生。

  • 《港囧》中,他是内衣品牌的“话事人”。

  • 《我不是药神》,他是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格列宁”独家代理商。

  • ……

过硬的演技让徐峥成为了业界翘楚,这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徐峥不仅在多部高票房电影中奠定娱乐圈的位置,同时,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演而优则导”的成功案例。

他在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担任创投评委会主席;和宁浩发起了“坏猴子七十二变”计划,发掘扶持新人导演,用自己的资源和名气为新人导演保驾护航。

  • 1999年,徐峥与大四刚毕业的程耳合作了《犯罪分子》,又在2007年与其合作《第三个人》。而程耳之后导演了《罗曼蒂克消亡史》,豆瓣评分7.7。

  • 2009年,徐峥与导演杨庆合作《夜店》。后来,杨庆执导了《火锅英雄》。

  • 2013年,自编自导自演的喜剧电影《泰囧》上映22天票房便突破记录,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票房超10亿的华语电影。

  • 2014年,徐峥与陈正道合作了《催眠大师》上映四天票房破亿,刷新国产悬疑电影的票房纪录。

  • 2017年,徐峥与上影节发掘出的新人导演宋灏霖合作,担任《猪太郎的夏天》监制。

  • 2018年,徐峥担任《幕后玩家》《超时空同居》的监制。

  • 如今,爆火的《我不是药神》,也是由徐峥担任监制。凭借《我不是药神》成为现象级大片,徐峥成为 “民间偶像”。

徐峥过足了戏瘾,还赚得盆满钵满。作为一名商人,徐峥早已开找到通往资本市场的金光大道。

  • 他是上海真乐道影视文化工作室、上海徐峥影视文化工作室的法人代表

  • 他是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真乐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嘉兴真乐道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的股东

  • 他是香港上市公司欢喜传媒的股东,持股19%成为第二大股东,21控股也随之更名为欢喜传媒。

  • ……

从电影《后来的我们》、《幕后玩家》、《超时空同居》等电影,徐峥以出品方或监制、主演的身份贯穿始终,毫无疑问是目前市场最具资本运作能力与商业价值的电影人。

《我不是药神》的大火,让作为主演和监制的徐峥又一次得到了广泛的关注。此外,徐峥入股的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还是该片的出品方之一。

《药神》公映首日票房突破3亿,微博大V推荐度依然高达100%,豆瓣评分9.0,猫眼电影观众打分高达9.7,对于影片创造票房和口碑神话,徐峥十分开心,“我很骄傲,运气太好了,赚到了!”

从《后来的我们》、《幕后玩家》、《超时空同居》到《药神》,徐峥赚了多少钱?

曾有人做了这一笔计算:

  • 《幕后玩家》估值票房3.58亿,片方票房分账1.25亿。净利润约为7500万左右,真乐道作为主要出品方,徐峥作为监制与主演,获利或在3000万左右。

  • 《后来的我们》估计票房达到了13.61亿,片方票房获利4.9亿。除去成本以及宣传,获利近3亿,徐峥作为欢喜传媒股东之一,也将分得一份红利。

  • 《超时空同居》估值终票房达到8.98亿,片方票房分账达到3.19亿,除去成本,票房净收入超过2.5亿。真乐道作为第一出品方,保守估计徐峥净收入至少超过1亿。

  • 《我不是药神》假设票房30亿,以欢喜传媒20%的占比计算,欢喜传媒作为制作方的票房分成约为2.36亿左右,减去其投资金额,红利约在2亿左右。而真乐道作为制作方的红利应该更高。

  • ……

( △ 以上数据为估值,实际以官方数据为准)

徐峥已经从一个成功的演员变成一个极具商业眼光的电影人。

但是让人欣慰的是,这股商业气息没有折损他对电影内容的坚持,他在商业渠道上扶持青年导演,创造新的内容,以自如的演技和小成本换回了可观的红利,开创出自己的电影品牌

相信随着影视市场及资本市场格局变动,无论是 “山争哥哥”、导演徐峥、还是老板徐峥,在带来新作之余,还会创作更多电影运作新玩法。

以下是徐峥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的内容节选:

:演员、导演、监制、投资人这多重身份,在你心中的排列顺序是什么?

徐峥:并不是所有电影我都能导。我认识到,从艺术表达形式来讲,表演应该是我的核心,就像画家通过画画,音乐家通过音乐来表达,演员通过自己。如果你做舞台剧,做一个演员就可以了。如果你想完成一个影视作品,你会发现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需要各个技术部门都配合你,你就要去做导演。

其次我才是一个投资人。我做投资人的概念,核心是,这是不是一部好片子,是不是一部值得在市场上出现的片子。这是先决条件,而不是是不是挣钱,是不是能让公司有业绩。

:作为老板和投资人,你如何筛选电影题材?你的视角有何不同?

徐峥:从真乐道来讲,我就是一个电影制作人,做独立制片,希望集结更多独立制片人完成内容生产。我们的筛选会很严格,一定会从内容本身考虑,这是第一位的。真乐道就是一个生产“作坊”。

欢喜传媒会投资到各个不同的制作领域,包括探索合拍等各种合作,也会有跟其他导演的合作方案。欢喜传媒未来会搭建视频平台,让更多人选择优质话题电影,通过互联网方式集结。

:我发现你的电影主题很少蹭热点,你的电影基本都是自己打造IP,为什么?

徐峥:我们关心影视作品的核心价值输出。至于它是否是特技电影,是否是最热的IP……我光着脚也跟不上,已经有特别聪明的人去做了。

而且,我不熟悉的,我不会去做。鬼吹灯也好,很多概念也很好,也会很火。但我也得看它是不是我的菜。我重视的是心灵文化的成长,其次是能否有艺术性和商业化的平衡。纯商业化的,如果我get不到里面的点,或者它里面表达的东西我觉得不对,我会一路都会质疑。

为什么要拍一部电影,它和你生命的联系是什么,你表达的东西是不是让人有所感悟……如果只是为了商业,那么这(对我来说)是负面的。

:你怎样提前预判一部电影是否会火?

徐峥:电影是一种冒险,必须有惊喜,但也必须靠谱。其实可以借助互联网做调查。特别是喜剧,和合家欢电影,观众喜欢哪部分,不喜欢哪部分,为什么,可以做个填表调查。这是一种很技术的手段。还有一个(纬度)是很人文的,(不能靠简单的表格判断)。黑马的识别要靠人脑。

:你认为一部电影能火,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吗?

徐峥:港囧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公路,青春怀旧等等因素。对这些类型打碎整合,应该一定会是爆款,这是我的主观判断。如果更加深入探讨,混搭因素太多,会不会有负面效果?

影片出来后,我们让观众填表,发现一些问题。但这时候电影已经拍完了,来不及调整。于是后面的营销会据此做调整。营销宣传中,每一步都会有变化,需要你实时调控。比如我们做了倒计时海报、动态图等,连续30天每天都是新的。这在传统媒体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营销、发行、宣传和电影是一个整体。每一方面都做出最大努力,最后有一个应该有的成绩,就是综合成绩。

:你如何看待负面评价?

徐峥:我拍舞台剧时,就习惯去看评价,看到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当你推出带有个人色彩的作品时,一定会是这样的。而一个大众的主题,如泰囧,主题简单纯粹,争议就比较少。选择情感题材,就不一样,观众会有明显的好恶。

:这两年,文娱产业比较火,资本也很热,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徐峥:电影产业发展非常快,各种资本注入行业中来。因为有互联网加持,变得有野蛮生长的态势。大家的热情是好事,但我们不能忽视,内容还有差距。行业中还有很多问题,如盗版、虚假票房、电影分级没有解决。

这些问题没有那么容易一下解决,但最重要的是,内容方面,我们能不能完成中国人自己的价值表达,文化产品是否能够真正影响世界。

未来的文化产业,影响力、覆盖面、涵盖量越来越大,可以链接的环节非常之多。希望有更多的人、资本进入到这个产业中来。

:大家很喜欢你拍的囧系列,你怎么理解这个状态?

徐峥:囧就是在旅途中困惑迷茫。其实所有电影都可以理解成主人公遇到困境,然后离开困境。人生就是在不断遇到新的问题,不断遇到新的困境,寻找办法。

:做电影,你比较享受的是什么?

徐峥:拍摄过程,其实是一个自我疗愈、自我发现的过程。特别是做系列电影,我永远是从自身去发现问题,把对生命的困惑迷茫,作为题材去挖掘。其实我们不是特别在意电影呈现的结果怎么样,它对我来说,是我的一个历程,我参与到历程里面去。完成一个电影,和我个人的历程是同步的。

:你庆幸自己坚守了什么?

徐峥:我很庆幸我一直在坚守做电影。…我后悔的是,30多岁时太懒惰了,不够勤奋。

:你认为外界对你最大的刻板印象是什么?

徐峥:大家认为我是喜剧演员。其实喜剧只是我(作品的)一个外在形式。

你可以透过任何新的形式去做电影,关键看最后做出来的是不是一部好电影。我们做喜剧,觉得做一个电影,应该有快乐的“乐”字。希望可以传递给观众快乐(之外),还有一些精神文化的东西。

:你如何评价自己的性格?在家庭中是什么相处模式?

徐峥:白羊座,很冲动,冲动完了再纠结。陶虹很了解我冲动的个性,她是摩羯座的,所以她是经常给我泼冷水的人,挺平衡的。

:你最近在读什么书?

徐峥:我在读一本书叫《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特别好,很有禅修(的意味)。整理人生,你会发现很多东西该放下,我们应该懂的说再见。这样,你才能更加尊重你人生中值得让你心动的东西,每一刻、每一个物品、每一个当下都能给你带来幸福感。

一伙人智慧

互联网服务变革者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